418 适得其反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没事,你这事比较重要。”阮小满安慰她道,反正她也不大想去喝那顿喜酒,但这话不能说。
  至于阮小吉那她是人不到礼到,应该也没有特别大的问题。
  礼是让管家亲自给送过去的,至于他们心里面怎么想她就管不到了。
  “少夫人。”朱翘感动得有点想哭了,拉着阮小满的手,眼泪汪汪的说不出话来。
  “少来了,喊得我鸡皮疙瘩都出来了,都说了别这样子喊我的,你若是不习惯喊我陆夫人就喊我的名字。”阮小满摩挲着手臂,她是真不习惯朱翘还把她当成主子,毕竟武常青有官职在身,朱翘可是官夫人。
  “私底下我喊你小满可好,你比我还小。”朱翘将眼泪逼了回去,笑着说道。
  “不过就是一个称呼,都可以。那我也做回主,以后私底下我仍喊你的名字。”阮小满想了想,然后说道。
  刚开始还不大习惯改这称呼呢,阮小满让徐巧娘给朱翘把脉,听她说这脉象,然而自己也把了把脉,纠正了一点,“……望闻问切,若是不肯定那得结合实际情况来判断。”
  “是,师傅。”徐巧娘只觉得汗颜,她不该急着下结论的。
  “其实你学得挺快的,只是缺少实际经验而已,再过两个月,我想你可以去济世堂那边当个学徒,专门给女人看妇科病。”阮小满安慰她道。
  “谢谢师傅。”徐巧娘愕然地望着阮小满,想不到她竟会做这样子的安排。
  “这事以后再详细说,去问问毛巾热水那些准备好了没有。”阮小满对徐巧娘说道,她也只是临时起意而已。
  “是,师傅。”徐巧娘应了一声,出门吩咐了武常青几句。
  “若不是我笨手笨脚的我都想跟你学一学。”朱翘有点遗憾地说。
  但她只是对舞刀弄枪的感兴趣,若是像阮小满那样学得那么精细,她没这个信心。
  “谁说你笨手笨脚了,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事情,普通接生也不是什么难事……”阮小满没有继续说下去,怕给她造成心理压力。
  朱翘这是头一胎,见了红,羊水还没破,武常青担心她会出什么问题,所以才早早把阮小满给请了过来。
  “起来走动一下吧,宫口还没开,不用老躺着,若是走不动就算了。”阮小满想了想,对朱翘说道。
  “走得动,是他一定要我躺着。”朱翘不好意思地说。
  武常青看到朱翘走了出来,被吓了一大跳,肚子还这么大呢,“还没生吗?怎么就出来了呢?”
  “还没这么快生,都说了不用这么紧张的。”朱翘娇嗔道。
  “真的吗?”武常青转头问阮小满,都见红了,他也不懂。
  “是没这么快。”阮小满点了点头。
  天黑下来的时候羊水才破,但宫口开得慢。
  “不能再等下去了,巧娘,赶紧去煎催生汤药,还有问一下武大人有没有力气大的妇人,净身之后再进产房。”阮小满把了脉,暗道不好,却是很冷静地对徐巧娘说道。
  只是那焦急的眼神出卖了她,徐巧娘心都提起来了,没想到自己头一回便碰上难产的,没敢耽搁,立马按照她说的去做。
  “我这胎是不是不容易生?”朱翘有些担忧地问。
  “不是,别胡思乱想,有我在呢,难道你不相信我?”阮小满安慰她道。
  “嗯,我不怕。”朱翘勉强笑了笑,胎儿早早就发动,可大半天都过去了,还不能顺利生产,她怎么能不担心!
  “我娘子她怎么样了?”武常青洗了个澡,从头到脚搓了一遍,然后进了产房。
  “你怎么进来了?”朱翘却是有点急了,她现在这个鬼样子怎么能让他看到!
  “陆夫人说要力气大的妇人,可有谁能比我力气大。”武常青理所当然地说道。
  “你若是不怕血腥就可以。”阮小满看了看朱翘,又看了看武常青,无奈地说道。
  正是因为是身边亲近的人所以才不敢让他看到的,但阮小满说不动他。
  “不怕,我什么场面没见过。”武常青拍着胸口保证。
  徐巧娘端着已经可以喝的催生汤药进来,阮小满让她喂朱翘喝下,又让外面的管家找一两个力气大的妇人先安排净身,然后再在产房门外等候着。
  多此一举,武常青心里腹诽,但阮小满也是为了朱翘才这般周到,他最后还是没说些什么。
  这会儿朱翘痛得吃不下饭,只喝了点鸡汤,吃了几块肉。
  朱翘就是因为久坐椅褥,适得其反,导致生路不顺,阮小满怕武常青这会儿自责,没敢斥责他,秋后算账却是要的。
  宫口开得差不多了,阮小满让武常青背对着朱翘站着不动,然后让朱翘扶着他的手臂,屈膝半蹲。
  “这样子真的能生得下来吗?”武常青担忧地问。
  “闭嘴。”阮小满恼了。
  “血……”武常青看到地上的血,身形晃了晃,心急如焚。
  “换人,两个。”阮小满忍无可忍,大声喊道。
  若非他动了,这孩子说不定就生下来了,被他这么一喊,朱翘一紧张,胎儿卡住了。
  阮小满话音一落,有两个年约四十的粗壮妇人进来,把武常青赶了出去。
  阮小满叮嘱了她们一番,然后安抚朱翘,“没事的,放轻松,深呼吸,来,跟着我来做一遍。”
  朱翘见武常青出去了,确实放轻松了许多。
  “外面的听着,别让你们家老爷进来,绑也要把他拦住。”阮小满又大声对着门口说了一句。
  管家连忙带着几个下人堵住了产房的门口,不让武常青靠近。
  产房内,朱翘虚弱地笑了笑,产道舒张,胎儿出来了,阮小满把孩子交给徐巧娘,还有一个呢,她得盯着。
  徐巧娘头一回看到刚出生的孩子,有点不敢乱动。
  “还愣着干嘛,赶紧清理污迹,看看孩子嘴巴里有没有污秽……”阮小满对徐巧娘说道。
  “是,师傅。”徐巧娘回过神来,按照阮小满之前教的给孩子清理干净污秽,然后包裹好,把孩子抱出去给武常青看了一眼,“是位小公子。”
  </p>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