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拉金的生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商人拉金将何博强带到一座帆布帐篷门口,撩起帐篷里面俨然就是一座巨大仓库。
  一只只大号木箱堆在一起,好多木箱侧面贴着不同文字的标签。
  门口摆放着一口没有封盖的木箱,何博强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一根大号腿骨躺在箱底面,腿骨上布满了黑魔纹,那些黑魔纹就好像是拥有某种生命力一样,在腿骨上缓缓地蠕动着,何博强只是看了一眼就觉得头晕目弦。
  “这里是存放低级魔法材料的临时仓库,我会让人在这里放一张木床。”
  商人拉金对何博强说道。
  “你以后就住在这儿,暂时帮我看守这边的仓库,每天要做的就是清点收上来的物资,不定期会有马车将这些物资运到汉达纳尔郡去。”
  何博强点了点头。
  这顶帐篷内部空间要比外表看上去大许多,帐篷里还飘着一股淡淡的油脂味,何博强越过堆在一起木箱,走到帐篷尽头才发现这里堆满了刀剑及盾牌,这些几乎都是军营里的制式武器,没想到这样一个小商队里面居然会存了这么多军用物资。
  何博强忍不住从武器架上拿起一面骑士盾牌,举在胸.前并用手挥击,发出一阵阵沉闷响声。
  武器架上摆着一排厚重的圆柄罗马剑,古铜色手柄上面刻着一些古朴花纹,不过这些花纹应该都是装饰,何博强在纹饰上面感受不到黑纹魔皮上的那种眩晕,罗马剑刃锋只有不足三英尺,但却异常的厚重。
  何博强伸手握住沉甸甸的罗马剑,将它从武器架上拿下来,何博强感觉自己的动作竟然无比流畅,尤其在握住剑柄的那一刻,似乎有着一种久违的感觉,顺手熟练地耍出剑花来,毫不费力地就将罗马剑插回了武器架上。
  “你喜欢这些武器?”拉金盯着何博强问道,像是发现了一处宝藏,眼睛变得很亮。
  何博强点了点头。
  随后他目光落在其他的武器架上,这个帐篷里除了摆着一排罗马剑之外,还有几把暗色刃锋的匕首,匕首的手柄是棕色皮革制成的,握着一定会很舒服,另外靠近帐篷中间主立柱的周围,还摆着十几支帕格里欧长矛,这是一种全金属打造的长矛,只有重甲步兵们才会使用这些重武器。
  拉金似乎很信任苏尔达克,并不担心何博强住在这间装满武器和魔法材料的帐篷里会监守自盗。
  拉金接着问道:“那你你懂得保养这些武器吗?就是定期将他们拿出来擦一下,在刃口上涂抹一些动物油脂。”
  他边说边拿出一块油乎乎的抹布,在一柄罗马剑上的用力擦拭,似乎是在给何博强做着示范。
  何博强接过那块油乎乎的抹布,并没有如拉金那样擦拭罗马剑,而是从武器架的托盘上拿起一块儿条形磨刀石,先是在刃口上熟练地蹭了蹭,才用油布在剑锋上仔细的擦拭一遍。
  拉金满意地看了何博强一眼,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很好,以后武器保养这块就由你来负责。”
  仓库里充满了腐骨的霉味,拉金不想在里面过多停留,带着何博强走出帐篷,就在帐篷门口说:
  “哦,对了,我们这每天两餐,你可以选择将食物拿回到这里吃,也可以和大家凑在一起用餐,至于工钱嘛,就先按照每周十五银镚来结算,如果表现出色的话,我会适当给你加薪,想干的话就先试试。”
  显然拉金是看在苏尔达克的面子,并没有对何博强有多么的刻薄。
  周薪十五银镚儿在格林帝国算是平民阶层中等偏上的薪资水平,但是对于在汉达纳尔郡这样的战区来说,这点薪酬还是偏低的,这应该是何博强试用阶段的薪酬,后续应该有小幅提升的可能。
  交待完这些,拉金便汇入这条商街的人流之中,十分熟络地和两位穿着锁甲的战士攀谈起来。
  而何博强就在这个帐篷门口蹲下来,看着简单的街市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的茫然。
  ……
  营地的摊位前摆着一面骑士轻盾、两把匕首、三柄罗马剑和一支帕格立欧长矛,加比蹲在地摊后面无聊的打着哈欠,手里攥着两枚铜板不停地抛上抛下,就算是有士兵们从加比的面前经过,加比也不会向那些士兵兜售摊位前的货物,只等着能有人主动停下来。
  军营里的制式武器装备是蒙德.戈斯伯爵的财产,就算一些武器装备在战斗中损毁,战士们也可以到后勤处更换,但前提是需要有正当理由。
  不过制式武器与这些优秀品质的武器多少有些差距,如果觉得制式军刀太轻的话,形状如同棒槌一样的罗马剑倒是不错选择,看了半天也不见有人走上来问价,拉金好像也不怎么在意地摊生意好坏,守在地摊前面的加比也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何博强感觉拉金似乎并不指望这个摊位能赚什么钱。
  壮汉尤利塞斯在何博强手上吃过亏之后就显得很老实,一声不响地钻进帐篷里睡觉。
  卷发小子加比转身对何博强招了招手,何博强走到地摊旁边,学着加比的姿势蹲在地摊后面,地摊上除了武器之外,还摆了一些磨刀石之类的东西,在靠近加比身边的地方,还有两张小孩子手掌大小的黑纹磨皮和几块颜色黝黑的卵型石头。
  何博强顺手拿起来一颗鸡蛋大小的黑石头。
  “这些是魔核。”
  加比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脸上露出奇怪地笑容说:“是从恶鬼的脑子里挖出来的,不过这种个头有点小,他们都不相信里面有魔晶,其实只有藏有魔晶的才值钱,其实买魔核就像是赌博,如果能从里面开出魔晶石,就是赚的,反之就是买到了一块一文不值的烂石头。”
  加比挠了挠干草一样的卷发,又指了指摊位上一堆小一点的魔核,说“这边的要五十个银镚一枚。”
  他又指了指另外一堆有拳头那么大的魔核,说:“这边的就要贵些,大概一金币一枚,军营里很多人都喜欢赌这个。”
  听加比这样说,何博强觉得买魔核和赌翡翠应该差不多。
  加比像变魔术一样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一块牛肉干,塞进了何博强的手里,又将一块肉干丢进自己的嘴里,对着何博强说:“刚刚的事希望你别介意,尤利塞斯没有坏心思,他只是单纯喜欢和人角力。”
  他索性坐在地摊后面,对何博强介绍说“其实我们每天的工作很简单,我负责看地摊儿,尤利塞斯要在晚上守夜,最近没怎么打仗,只有打了胜仗以后,我们才会很忙。”
  加比颧骨上有几个褐色的雀斑,鼻梁很高,就是有点瘦,他和拉金一样,打开话匣子就要唠叨个没完:“我看你不是贝纳人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