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丧钟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阿科斯塔修士游刃有余的为他的雇主菲利普穿梭在基督教世界的使者之中。
  一边拉拢、游说费兰喜大贵族们派来的使者,一边与纳瓦拉等新教小国接触,希望他们重新皈依天主。
  这事其实让纳瓦拉的使者有点茫然,并非是重新皈依天主教对他们来说太艰难,而对纳瓦拉亨利派出使者之前就认为这次诸国大会有阴谋。
  因为就像瑞典、丹挪联合王国、荷兰等新教国家一样,纳瓦拉王国也没收到天下诸国大会的邀请。
  他们的使者几乎和阿苏拔都儿一样,也是混过来打探消息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跟着的使者不是别人,是陈九经的手下败将,费兰喜的比隆公爵阿尔芒·德贡托。
  这位老将军在过去就对纳瓦拉的叛乱军队非常同情,又是从小看着玛戈公主长大的,因此在纳瓦拉亨利派人接触后当即同意让那些纳瓦拉探子加入其使臣队伍,作为随从一同抵达新大陆。
  而后,纳瓦拉的使者便在东躲西藏中悄咪咪的试图刺探情报,结果什么都没刺探出来,还被西班牙人识破了。
  却没想到西班牙的使者阿科斯塔修士居然会把他们当作王国的使者,进行了一场非常正式的会谈,希望能回去转告纳瓦拉亨利,重新皈依天主,在同一面战旗下继续战斗。
  继续战斗,这个词非常令人惊悚。
  纳瓦拉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亨利最终没能让纳瓦拉成为陈九经的庇护所,反而因陈九经成为白山公爵而最终被迫停止与费兰喜瓦卢瓦王室的宗教战争。
  他们再打下去也没有胜算,不论弱小却深得人心的纳瓦拉王国还是强大而迟缓的费兰喜王国,都不希望陈九经的部队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最要紧的是纳瓦拉亨利即使执意开战,也拿不出什么来拉拢陈九经,瓦卢瓦王室能给钱,纳瓦拉不能;就算瓦卢瓦王室没钱了,还能让国王给陈九经磕个头抵钱。
  讲道理,纳瓦拉亨利觉得自己就算给陈九经磕个头,值不了那么多钱。
  让他甚至觉得费兰喜的哼老三有点傻逼,这么好的机会要是摆在自己眼前,磕个头黄金五万两,他能把大明帝国磕到破产。
  只需要一年对着陈九经磕俩响头,纳瓦拉亨利一切想要的都能轻松得到。
  每年正月磕个头,纳瓦拉王国转手就能雇佣九千名瑞士军团士兵,还能剩下维持十二个月的军事行动花费,如果没军事行动,这笔钱足够让他们驻扎三年。
  每年腊月再磕个头,王国每个百姓不光周末锅里有一只鸡了,再炖条鱼都不是什么问题,这一伟大梦想通过磕头变现能够轻松实现。
  可惜呀,纳瓦拉亨利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知道,自己和自己山窝窝里的破烂儿小王国——不配磕头,他不配!
  想想也是他妈的挺心酸。
  不过重新皈依天主教?纳瓦拉王国的使者嘴上答应的挺好,心里很是有一番不以为然。
  还皈依天主教呢,纳瓦拉亨利最近连新教都不想要了。
  他们王国离白山近,白山公爵与国王关系好、下面的臣民不论商业往来还是人情来往都很频繁。
  宗教战争的外部压力消失后,百姓整天在白山闲逛,那轻松的环境连带着让他们王国的宗教氛围都变淡了。
  本来生来就属于新教的修士们就不太开心,这会再提出皈依天主教,新教修士就该造反了。
  修士们是肯定不开心的,别人去白山都很自由,唯独他们,在白山属于重点观察人员,那边所有修道院、教堂全被拆了,也没个做祷告的地方,军兵对他们都像防贼一样,路边灯杆子上吊的都是试图在白山传教的西法两国修士。
  谁不想通过传教来掌握白山这支战斗力强悍的部队呢?只是这些手段都失败了而已。
  实际上白山公爵属下的宗教人士非常多,陈九经这支部队主要分两营,一个是宣讲官与士兵比例达到一比九的北洋旗军;另一个则是从白山黑水之间招募的女真部队。
  女真部队基本上是部落首领与部众比例一比八,每个部落首领都是有战前占卜权力的大萨满。
  再细分下去,还有以大明移民为主体的田庄团练,一个姓是一个宗族,每个宗族的首领逢年过节带着宗族祭天。
  这些军事贵族集团讲究个统一思想,跑他们里头传教,闹着玩儿呢?
  现在西班牙的阿科斯塔告诉纳瓦拉王国使者,皈依天主,将来继续战斗。
  能把纳瓦拉使者吓死。
  你想带着我跟谁战斗?可拉倒吧,我们王国还吃上鸡呢,不想战斗。
  不过在纳瓦拉王国之外,阿科斯塔的游说卓有成效。
  跟随潞王一同抵达亚洲的锦衣卫监视着阿科斯塔,不断将他见了谁、会面持续多久、对方离开时带走了什么回报给军府衙门。
  与此同时,赵士桢也在不断地活动,试图付出一些微不足道的代价来收买人心,以求知道他们密谈的内容。
  有些人被收买了,有些则没被收买,被收买的人提供出情报也很难辨别真伪。
  但在陈沐与叶梦熊二人眼中,一个以西班牙为主的反法同盟确实已经在东洋军府的眼皮子底下建立起来。
  这个联盟主要以西班牙、神圣罗马帝国的大封建主为主体,夹杂着费兰喜王国内一些对瓦卢瓦王室心怀不满的封建主。
  说起来,这种不满其实还与大明有关。
  主要体现在瓦卢瓦王室对陈九经的妥协,以及持续多次宗教战争对王国造成的伤害,让人们怀疑瓦卢瓦王室缺少统治国家的能力。
  最重要的一点,则是对大明的赔款,使瓦卢瓦王室威严扫地,并挖空了他们的财源。
  在这个时代的欧罗巴土地上,一个封建大贵族没有钱,他还能干嘛,还能打仗吗?
  如果没有西班牙的菲利普背书,也许费兰喜的崩溃还要迟些日子,但如今有哈布斯堡的支持,一场欧罗巴史上规模最大的浩劫已箭在弦上。
  对很多人来说,这是时候到了。
  法兰西,气数已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