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布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金域湾距离仁心医院并不算远,只有十分钟左右的路程。
  回到仁心医院之后,我们乘货梯来到住院部,再次来到了冯远的病房。
  此时冯远身上的四个女鬼已经消失了,气息也明显比之前好多了,但是眉心内的火光却更强了。
  女阴阳师已经察觉到纸鬼魇被破开了,但她感知到的是,朱琳收拾房间,发现了那四个纸人,然后把纸人给烧了。朱琳心善,她的眼泪能辟邪,因此女阴阳师并没有产生怀疑,因而也就没有立即加重冯远身上的追灵火。
  “少爷,他好像好一些了”,朱琳有些激动。
  我看了冯远一会,看看朱琳,示意她跟我出来。
  朱琳点了点头。
  我们走出病房,来到一个僻静的角落里。
  “追灵火对人造成的损伤是不可逆的”,我看着她,“冯远身上的火种已经激活三天了,他的身体已经受到了一定的损伤,但是眼下并不算严重。刚才你破开了纸鬼魇,那个女阴阳师并没有怀疑,所以她没有立即加重冯远身上的追灵火。”
  我看看表,“现在是十点半,再过半个小时就是午时了。到时候,她一定会激活追灵火,那时冯远会清醒过来,他会接着跟你闹离婚。”
  “那我该怎么办?”她问。
  “依着他”,我说,“他要离,你就跟他离,去民政局办手续。”
  她眼神一颤,“少爷,我……”
  “我知道你爱他,你放心,你们不会分开的”,我看着她,“这么做是为了麻痹张晓阳,争取时间。你先不要乱,认真听我接下来的话。”
  “嗯”,她平静了一下,噙着眼泪点点头。
  “你们去离婚的时候,民政局外会有很多记者”,我说,“那是张晓阳安排的,她要第一时间把你们离婚的消息公布出去,大造舆论。在记者们采访冯远的时候,他会跟那些人说,张晓阳怀了他的孩子,他不久之后就会迎娶张晓阳。你听到这样的话,不要往心里去,不管那些记者问你什么,你都不要说话,直接上车,回娘家。”
  她深吸一口气,点点头,“嗯!”
  “你回去之后,要安抚你父母和你哥哥,让他们不要着急,不要动怒,更不要收拾冯远”,我说,“把他们安抚住之后,今天晚上十一点,你一个人回冯家老宅,到时候,我在那等你,帮你们破开追灵火。”
  她认真的点头,“嗯!”
  “好,那就这样”,我说,“咱们去你爷爷的病房,跟他们说一下这个情况。”
  “少爷,您等等……”她犹豫了一下,问我,“冯远如果对记者说出那样的话,那他以后……还能回头么?”
  “你和冯远在一起几年了?”我问她。她低下头,“三年了……”
  “三年了,你该了解他的为人”,我淡淡一笑,“他是一个可以为了你,不惜得罪全天下的人,你信不过他么?”
  “可如果他对媒体说出张晓阳怀了他孩子这样的话,过后又不娶张晓阳,那在别人看来,他不就成了渣男了?”她看着我,“这对他的名声,对冯家的名声都造成很坏的影响,我担心到时候……”
  “吉山有三大家族,分别是张家,朱家和冯家”,我看着她,“你自己觉得,在吉山百姓们看来,这三大家族的公子小姐,哪个是最没知名度的?”
  “这……”她不解,“有关系么?”
  “你只回答我的问题。”
  她想了想,“那肯定是冯远了,他这个人性格太低调,不喜欢出风头,跟我哥他们一比,他还真是没什么知名度。”
  “这就是了”,我平静的一笑,“像你们这样的家族,就是没事,老百姓也能给你们编出点事来,以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既然如此,索性不如自己闹点事出来,这不是挺好么?”
  她不太明白,“闹点事出来?您的意思是?”
  “冯远肯定不会娶张晓阳,咱们这么做是为了破开追灵火”,我说,“他今天对媒体宣布要娶张晓阳,等于是先把势头造足了,势头越大,后面的文章越好做,你懂么?”
  她摇头,“不懂……”
  “好吧……”,我清清嗓子,“你也不用懂,总之你相信我,我会让张晓阳搬起的这块石头,落回他自己的脚面上。你们之前的婚礼已经被她搅了,回头冯远会给你一个更好的婚礼,到时候你贤名远播,他浪子回头,两全其美。”
  “可是冯远他……”她还是担心。
  “我知道冯远把名声看的很重”,我说,“以名立世,而不为名所累,才能成大事。冯远还不成熟,让他经历这次历练,对他以后来说是好事。不然的话,冯家上百亿的资产,他是接不住的。”
  朱琳长舒一口气,“我懂了……”
  她看看我,“少爷,我听您的,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好!”我想了想,叮嘱她,“追灵火的事,我只告诉了你,这个事要保密,不能让冯家其他人知道。还有刚才我交待的这些,也不能让他们知道,懂么?”
  “嗯!”她点头,“懂!”
  我点点头,“走,去找他们吧。”
  “好”,她说。
  冯海和冯远住的都在区,相隔不是很远,拐个弯就到了。
  自从我和朱琳离开之后,冯音就一直在门口焦急的等着,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见我们回来了,她一阵小跑来到我们面前,问我,“少爷,我哥咋样了?”
  “回去说吧”,我说。
  “好!”她点点头。
  冯海的病房内,冯海坐在沙发上,正在和儿子媳妇聊天,见我们回来了,他赶紧让儿子扶起自己,问我,“少爷,冯远他怎么样?”
  周迪紧张的看着我,生怕我说出不好的话来。
  我走到冯海面前,扶着他,“老爷子,您先坐下。”
  “好”,冯海说,“少爷,你也坐,坐下说!”
  我和冯强扶他坐下,接着我在他身边也坐下了。
  “少爷,我儿子他……”周迪想问又不敢问,转头看向了儿媳妇。
  朱琳柔声安慰她,“妈,您别担心,听少爷的就行了。”
  周迪看看我,“少爷,您说,需要我们怎么做?只要能救我儿子,我做什么都行!”
  “阿姨,没这么严重”,我淡淡的说。
  周迪这才松了口气,“那就好……不严重就好……”
  “你别打岔”,冯强说完看看我,“少爷,您说。”
  我看看他们,接着吩咐冯音,“你一会送我去酒店。”
  “好!”冯音点头。
  我转过来,看看冯海,“老爷子,没什么大事,一会冯远醒了,会闹点出格的事,您别往心里去。明天一早,我保证他能清醒过来。”
  “好!”冯海松了口气,“我听您的,不生气。”
  “少爷,我儿子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冯强忍不住问。
  “他会逼着朱小姐去离婚”,我说,“你们不要拦着,让他们去就好了。”
  “这……”冯强很为难,下意识的看向了朱琳。
  朱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爸爸,没事……我们听少爷的,按他说的办。”
  “哎……”冯强叹了口气,“孩子,委屈你了……”
  朱琳笑了笑,低下头,眼泪夺眶而出。
  周迪起身抱住儿媳妇,小声安慰她,“孩子,咱不哭……冯远是鬼迷心窍了,他会好起来的……”
  冯海愣了一会,看看我,“少爷,这事……”
  “您放心,不会有事的”,我说。
  他深吸一口气,点点头,“那……好吧。”
  我微微一笑,站起来看看冯音,“去酒店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