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回返宁城,辟海中境(求订阅)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哗啦~”
  体表深蓝的鲸龙摆动鱼鳍,扰动海水,发出声响。
  在抵达大水涡边缘之时,奋力而巧妙地摆尾,庞大的身躯便飞出水面,短暂地凌空。
  此刻,黎明前的黑暗已然散去。
  晨光熹微,东方,遥远的海平线上隐约浮起了一层银边。
  距离日出已然不远。
  这个海面都平静了下来,呈现出朦胧的青蓝色,且有薄薄的海雾飘荡。
  ……
  鲸龙后背上,何悠静静站立,心神紧绷,在他身旁,抱着蔡蔡的白枣也是神情严肃。
  时刻担心可能到来的袭击。
  两人可不觉得姜氏是什么善男信女,必须做好最糟糕的打算。
  抱有类似心情的还有一旁的,同样骑乘着鲸龙的护送队伍。
  几人也生怕“何供奉”在离开家主攻击范围后,会杀了他们泄愤……恩,起码是有这层担忧的。
  不过……好在,最糟糕的情况终究还是没有发生。
  姜氏最终还是保持了理智,这让始终维持着高手人设的何悠也于心中长长吐出一口气。
  要知道,在脱离开“瀛洲实验室”后,事实上,他就已经中断了与这座古老研究设施的网络连接。
  倘若这帮人真的撕破脸,动手,大概就只能束手就擒……之后等白氏派人来交涉了。
  恩,假如消息能及时传出去的话。
  “何供奉,不知您是要回游轮,还是回申城?”
  随着队伍将大水涡远远抛在身后,随行的一个领队修士仗着胆子,问道。
  何悠眼神冷淡地扫了他一眼,然后说:“申城。”
  “好。”
  那修士说着。
  开始用口令驾驭这几头海中巨兽,调转了方向,全力加速,径直朝着距离申城海岸最近的方向疾驰。
  速度惊人的快。
  没过多久,何悠便远远的,看到了停泊在海上的女神号。
  也就在这时候,他注意到周遭灵气波动了下,隐隐的,有了一种穿过壁障的感觉。
  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壁障”迎面撞了过来。
  “家族秘境关闭了。”那带队的修士半是解释,半是感慨地说。
  何悠点点头,没说什么,既然解决了祖龙狂乱之灾,紊乱的灵气环境复归平静,那么,重新收缩,关闭秘境,也就是理所当然了。
  这也意味着,那所谓的“禁海令”的解除。
  “倒是那数千名游客,跟着做了好长的一场梦。”
  何悠看向远远的,擦肩而过的游轮,以及那明亮起来的海面,露出笑容,说道。
  ……
  ……
  “呜……”
  女神号游轮。
  伴随着秘境关闭,整艘船都重新回到了地球的海域。
  与此同时,那刻在空间层面的规则也将所有“凡人”的记忆洗刷了一遍。
  船上的电力系统更是彻底恢复。
  伴随着汽笛声。
  十几层建筑内,数千名或老或少,不同身份的游客纷纷从睡眠或者“昏迷”中苏醒。
  然后茫然地彼此对视,走上甲板。
  “我怎么睡在这?”第十一层前端的餐厅里,一个男人从桌子上爬起来,看着面前空荡荡的酒瓶,然后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嘀咕,“喝醉了?怎么也没人叫醒我……”
  “亲爱的,我好像做了个梦……”
  “我也是。”
  靠近窗边的桌旁。
  左、右两护法一边喝着自己冲泡的咖啡,一边沐浴着初升的阳光看着这一切,眼神有些感慨。
  “老婆,”神情耿直的左护法看着这一幕,忽然有些深沉,语气感慨地说,“你说……对这些普通人而言,无知是否也是一种幸福?”
  坐在他对面的右护法正划拉着手机屏幕,开始重新尝试接入付费网络,闻言翻了白眼,嫌弃道:
  “你就不能想点有用的?”
  “比如?”
  “去东瀛的签证和护照你带了吗?”
  “……”
  -------
  庞大的游轮重新行驶了起来,依旧朝着去往东瀛的方向。
  当然也会留存了bug。
  比如一些存储在手机和相机里的模糊的影像,比如原地停泊与失联的几个小时……不过,这些都已无伤大雅。
  起码,不是何悠等修仙者在意的事。
  在正式返回了地球主空间,并且接近了申城,重新获取了网络信号后。
  白枣当即与家里进行了联系,没有提起具体经过,只是要求调集车辆过来。
  在太阳彻底跃出海面,升上天空,驱散海雾的时候。
  何悠终于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女孩登上了申城的一处偏僻的海滩。
  “告辞。”
  那些姜氏族人也终于松了口气,逃也似地驾驭着鲸龙,重新遁入东海,离开了。
  “我怎么看他们好像逃跑一样,我有那么吓人吗?”
  望着那群人消失,何悠忍不住道。
  白枣认真地想了想,说:“有。”
  ……
  没耽搁太久,白氏在申城的人员便开了车,根据定位赶到了海边。
  蔡冬一直没有醒来,不过,生命体征平稳。
  可两人却也不敢大意,立即上车,然后转道高速,向宁城返回。
  涉及到灵力影响,去医院也没什么用,最好的办法就是回家族大本营,让专人看护,也要调养。
  等坐上了车,两人才算彻底松缓下神经。
  何悠也终于可以放下心梳理下思绪。
  寻找“龙魂”。
  靠着座椅,微微闭目,何悠沉下心神,先尝试检查脑海,看有没有异常,然而,不知道为何,他始终没办法进入状态。
  不要说“龙魂”,就连太微系统,也无法感应。
  就仿佛两者都消失了般。
  念唤醒词,也无法呼出面板。
  这让他心中一紧,却也是判断出,那所谓的“龙魂”的确是触碰到了脑海中的数据库,并且,两者很可能发生了某种奇特的“化学反应”。
  产生了他意料之外的变化。
  这着实令人紧张。
  摇摇头,强行将意识转移向身体。
  何悠记得,“爆炸”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似乎也受到了影响来着。
  沉下心,运转功法,细细感应。
  果然发现,自己的经脉有了些许的受损迹象,不过好在并不严重,类比下,就像是普通人擦破皮这种。
  休养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恢复。
  倒是当他检查到了丹田位置的时候,何悠整个人都愣了下。
  “哗啦……”
  只见,自身晋入三品后,于丹田位置开辟的气海,竟发生了变化。
  原本,其只是一团不断旋转的气旋,如今,却是真的化为了一片“气海”。
  灵气化成液态,集聚于一处。
  很小,然而,在意识中,却又极大,宛若一片新生的海。
  “这是……”何悠愕然,继而,根据他掌握的修仙知识,进行对应,心中浮现出一个古怪的念头来:
  “我又晋级了?”
  虽然不是大境界,并未晋入四品金丹。
  然而,却是实实在在地,从三品辟海初境,晋入了中后境界!
  何悠当即睁开眼,想起来什么般抬起手腕,开启了“手环”,随着灵气灌入,一个估摸着,有大约60比例左右的进度条呈现于眼中。
  又关机重启,重新测验了一次。
  没错!
  60,换算一下,的确是辟海中境,并且,距离上境也已经不远。
  “怎么了?”白枣注意到他表情古怪,不由担心地问道。
  何悠垂下手腕,吐出一口气,然后略有些感慨地说:“没什么,就是不小心又晋升了一个小境界,恩,我辟海中境了。”
  白枣:???
  人言否?
  ……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何悠总觉得,在后半程的路上,白枣时不时,就拿眼神瞥他。
  情绪很怪异的样子,仿佛很是郁闷。
  大概是被打击到了。
  想想也是,何悠这个升级进度,的确是有些快了。
  似乎,他的功法在短时间掠夺灵气上,远超其余任何法门。
  何悠甚至觉得,自身的功法怕也是一门“仙术”级别的。
  ……
  一路无话。
  上午十点左右,三人终于抵达了宁城,并沿着“嫁接”到地球的公路进入了秘境。
  还没停车,就看到白夫人带人等在园林门口了。
  “妈!快看看蔡蔡。”推开车门,白枣便抱着蔡冬跳了下来,恩,对她而言,小姑娘这二两肉根本算不上重量。
  轻飘飘的,还没有行李箱沉。
  “我看下。”白夫人袍袖飘动,没有废话,当即伸出手指,点在蔡冬眉心,用神识观察了一番。
  片刻后,才睁开眼,眼神略显怪异地说:“问题不大……不过,还需要观察下。”
  说着,她便叫着旁边的一位女性长老,似乎是白枣的某个姨娘,将蔡冬抱走安置。
  然后又将白枣打法跟过去照看。
  等安顿完这些,白夫人看向何悠,青丝飘动,眼眸明亮且认真,道:
  “事情具体是怎么回事?去你那里说?”
  何悠欣然点头:“好。”
  ……
  别院。
  何悠的专属别墅一楼客厅中。
  老家主上次送来的茶被滚水一冲,登时化开好看的颜色,香气弥漫。
  何悠与白夫人对坐,然后缓缓将整个申城之行的过程叙述了一番。
  大体上,都照实说了。
  只是隐瞒了他侵入白枣梦境,在大腿上画正字这种事。
  毕竟,想一想,跟人家亲妈说这个,未免太过刺激,何悠怀疑可能把天聊炸……
  另外,关于“瀛洲实验室”,他含糊带过了自己侵入网络这件事,只是提了下自己的发现。
  寄希望于,从白夫人这里获取到一些信息。
  ……
  “所以,姜氏族内的那座龙宫,竟然是一个古老的,被废弃的实验室么?”
  客厅里。
  白夫人身着清雅道袍,将茶杯放下,皱眉,确认般询问。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