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真没藏着掖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里面唯一表情平淡的人,便是书小楼了,林尽现在讲的东西,她早就知道了,而且她自己有她自己独特的理解,所以此刻的她颇为无聊。
  实际上对于书小楼来说,寻脉针诀她已经基本都修炼过了,当中除了个别地方有些生疏,大部分都已经了解。她想听的是昨夜林尽的顿悟,书小楼又一种直觉,昨夜林尽突然盘座参悟出的东西,绝对是非同小可。
  在场之人当中,角落处还有两人。
  这两人戴着帽子,看不出长相,但如果靠近仔细看,能看出这两位年纪都不小了。
  他们两个,正是天璇皇帝冯君武和他的心腹老内官。
  “这人便是林尽?倒是相貌堂堂,气度不凡,就是这年纪,未免有些太年轻了。”冯君武这个时候低声说道,声音只有身旁的老内官能听到。
  后者也是小声道“虽然年轻,但陛下看看这大殿之内的人,那可都是书院的精锐,能有这般号召力,的确是非同小可。”
  这一点倒是。
  冯君武点了点头,他这一次只是好奇,所以过来看看,说心里话,他两次召见这个林尽,对方居然都没来,就算是碰巧有理由,冯君武心中也是有些不快的。他来,就是要看看这个林尽究竟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个时候冯君武突然起身,向外走去,老内官赶忙是紧随其后。
  自然这两人突然起身离开,大殿之内也是有人察觉的,尤其是林尽,他在讲台上,看的更真切。
  不过林尽也只是扫了一眼没有特别在意。
  冯君武到了外面,然后给老内官吩咐一句“你去找子谦,让他今天再请一次这林尽,如果他还不能来,那以后这件事便作罢了。”
  说完直接走了。
  老内官立刻是压力巨大。
  看得出,陛下是有些恼火,可又没法子发泄,毕竟就算是这林鉴师有事情脱不开身,但一连两次如此,换做旁人或许能一笑置之,但陛下毕竟是天璇的皇帝,面子上还是有些过不去。
  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自己都得把这个事情办成。
  老内官心说,也别全指望三皇子了,这一次干脆他自己出马,无论如何,哪怕是绑人,也得将林尽绑到王宫。
  讲学殿内,林尽继续讲学。
  讲完内针篇,他就开始讲寻脉针诀中的一部分内容,这个时候,大部分学生已经是头晕目眩,听不出个所以然,甚至就连保持手抄都做不到。
  能保持书写的十不存一,而能大概听懂一点的,在场的学生当中,只有寥寥两三人能做到。
  说起来这寻脉针诀初听就想要有所成就那的确是挺难的,况且严格来说,现在林尽讲的寻脉针诀,实际上是给助教级别的鉴师讲的。
  只有这种三环鉴师才有对应的学识和见解。
  对于四环鉴师来说,那才叫真正的可以立刻学有所成,寻脉针诀是来自猛兽博物馆,世上的针诀有很多种,但毫无疑问,寻脉针诀在当中绝对是属于最顶级的存在。
  就算是钟自封,此刻也是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连连点头。
  “妙,妙,刚才那内针篇,应该只是这部针法中的一部分,这针法神妙,尤其在御针上有独到之处,以我所看,这篇针诀怕不只是用来诊治救人,还可以杀人于无形。”钟自封不愧是拥有五环鉴师实力的存在,他只是听了一部分的寻脉针诀,就已经将这针诀的精华掌握,更是推算出寻脉针诀中‘盘丝针’的存在。
  在场之人里,能有这种手段的,也就只有钟自封和书小楼了。
  时间慢慢过去。
  林尽将寻脉针诀中一部分讲完,算是有了一个小结,今天所讲的内容算是寻脉针诀当中三分之一的内容了,而且自成一派,对于书院学生来说哪怕只能参悟一少半,那也是巨大的提升。
  而对于助教和老师一级,虽然不会有脱胎换骨一般的改变,但提升也是不小。
  所以等到林尽讲完时,所有人,包括钟自封都是起身行礼。
  这是对师者的尊敬。
  言传身教,以自身经验教化他人向上,那便是师者,师者不分年龄资历,只要是有所学,有所成,那就值得这一礼。
  林尽还礼,然后二话不说迈步离去。
  这地方不能多待,实际上林尽的选择很正确,下面不说学生,就是不少老师都打算缠着他再多问问,一个两个还行,多了是真吃不消,所以林尽才会下课就走,头都不回。
  回到桃花居的时候,书小楼已经是坐在里面喝起了茶,她是画灵,更自创乾坤墨,速度之快无人能及。
  “讲得不怎么样!”没等林尽开口,书小楼率先发难“你那寻脉针诀早已经是完美无缺,且你自己的境界也已经炉火纯青,说是登峰造极也不为过,参悟一晚上连觉都不睡,肯定另有所悟,来来,和我说说吧,别藏着掖着。”
  林尽苦笑。
  书小楼就是一个好奇宝宝,只要是她不知道的东西,都会想法设法的探听学习,而且她的直觉还贼准,自己昨天晚上的确是从猛兽博物馆里有大收获。
  不过《铸体炼神针》的事情,林尽觉得他应该再藏一段时间,如果连这一点小考验都过不去,那自己迟早得被书小楼给‘榨干’。
  当下林尽摆摆手,死不承认“没藏着掖着。”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敲门,林尽赶忙是过去开门,结果发现外头站着的老者,衣衫普通,却有一种特殊的气质。
  旁边,欧阳鉴师陪着。
  “林老师,这位是王宫内官总管,闫内官。”一句话点明对方身份,林尽心中了然,这是伺候天璇皇帝的人。
  怪不得,气质特殊呢。
  “闫内官好!”林尽拱手一礼。
  他挺好奇,不知道这天璇皇帝身边最亲信的人为何会来登门造访。
  林尽不知道,人家天璇皇帝已经两次召见他,结果两次都因为有事情被耽搁了,还有就是,这件事无论觞儿还是书小楼都压根儿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后来也没人提醒林尽这件事。
  。

章节目录